96.左撇子女人1女人最大的魅力是拥有独立生活的勇气

  • 时间:
  • 发布者:mlkj158
  • 来源:[db:来源]
你好,欢迎来到「虎妈驿站」。今天为大家分享的这本书叫做《左撇子女人》,本书中文版约有4万字,我们会将书分4部分与大家分享,今天是第一部分。 如何过一生才算不枉此生?对这个问题,每个人会有不同的答案。有些人追求金钱和名利,想轰轰烈烈过一生,但有些人只想一辈子简简单单,平安快乐;有人希望婚姻幸福,儿孙满堂,但也有人钟情于独看庭前花开花落,望天空云卷云舒。正如《左撇子女人》这部小说的女主人公玛丽安娜,三十岁时,她好像幡然醒悟了一样,毫无先兆,突如其来地解除了与丈夫的婚姻,不管丈夫如何挽留,她都没有改变信念。本书作者彼得·汉德克是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。这位奥地利著名的先锋剧作家、小说家,是20世纪德语文学最重要的几位作家之一,被称为“活着的经典”。接下来,就让我们跟随作者的脚步,一起走进这个孤独却又独立的女人的世界。01玛丽安娜今年三十岁了。她有一个八岁的儿子,叫施泰凡,丈夫布鲁诺是欧洲著名瓷器公司本地分公司的销售经理。由于丈夫随时会被派到其他地方去出差,为了配合丈夫流动的工作,所以他们住的别墅是租的。   这个家庭不算富裕,但生活还算舒适,玛丽安娜和丈夫之间的感情也很融洽,每次布鲁诺出差回来都会对她倾诉思念之情。在一个冬日的下午,玛丽安娜坐在窗前,脚踏着缝纫机缝制衣服。孩子在玛丽安娜身边安静地写作业,写完后又开始读他的作文。玛丽安娜百无聊赖地站起来,看着窗外的景象。远处有几棵云杉树,树下有几排四方的车库,有几个孩子正在没有雪的人行道上拉着雪橇。她就这样忽远忽近地看着,漫不经心地站在那里。孩子站起来,来到母亲身边,问她在看什么,玛丽安娜什么也没有听见,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,孩子摇晃着她喊道:“醒醒。”这时,玛丽安娜才回过神来,把手放在儿子肩上。孩子学着她的样子,把目光投向窗外,张着嘴,呆呆地看着。过了一会儿,他摇晃着身体说道:“我现在也瞎看起来了,像你一样。”两个人都笑了起来,笑得停不下来,最后,他们笑得抱在一起,倒在了地上。孩子问,现在能不能看电视?玛丽安娜回答:“我们不是要去机场接布鲁诺吗。”但此时,孩子已经打开了电视,自顾自地看起来。玛丽安娜俯下身来,对儿子说:“我该怎么跟你爸爸解释呢?他已经出国好几个星期……”看着电视的儿子什么也不听。玛丽安娜大声叫他,但孩子仍是大张着嘴,死死地盯着电视看。于是,玛丽安娜打算独自一人前往机场,外面天色渐暗,她从车库里取了车,看见儿子在窗户前,朝她挥手。天黑之前,玛丽安娜赶到了机场,她在机场大厅的人群中等待着,脸上充满了期待,但很放松;坦然而心无旁骛。随着广播声响起,乘客们陆续出现在安检口后面,丈夫布鲁诺也在其中,他手里提着行李箱和一个免税店的手提袋,一脸倦容。 布鲁诺今年也是三十岁,总是穿着双排扣的灰色细条纹西服,不打领带。他的眼睛是深棕色,颜色深得几乎看不到瞳孔。小时候的他经常梦游,长大后,他也时常说梦话。接机大厅里,在众目睽睽之下,布鲁诺把头靠在妻子的肩头,仿佛他必须立刻在妻子的裘皮大衣里休息下。玛丽安娜接过他手里的东西,他们长时间拥抱在一起。 回家的路上,玛丽安娜开着车,布鲁诺坐在副驾驶上说起自己在芬兰的经历。由于语言不通,他感到十分孤独,而排解孤独的方式就是喝酒,因此,他在那里常喝醉。有时候,他在夜里会听到狼叫声,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安慰。他说:“我想告诉你,玛丽安娜:我在那儿的时候想你,想施泰凡,在我们共同生活的这么多年中,我第一次有一种感觉,觉得我们相互属于对方。我突然之间有了一种恐惧感,怕我会因为孤独而疯掉,以一种极其痛苦的、没有任何人体验过的方式疯掉。我以前经常跟你说我爱你,但是直到现在,我才感觉到,我和你是紧紧连在一起的。生生死死。”玛丽安娜静静听着丈夫的话,过了一会儿问他这次工作是否顺利,丈夫回答订单又增加了。他们一路说着话回到了家。到家后,布鲁诺长出一口气,放松下来。02安排孩子上床睡觉后,布鲁诺邀请妻子出去好好吃顿饭。他们来到附近一家装修得富丽堂皇的饭店,服务员殷勤地帮他们拉开椅子,两人同时打开白色的餐巾,笑了起来。布鲁诺胃口大开,不仅吃光了自己那份食物,还用白面包把盘子擦得干干净净。随后,他举起一杯法国白兰地,一边对着灯光欣赏,一边说他享受这样的服务,接着又讲起了自己在飞机上看的一本英国小说。  玛丽安娜的目光转向别处,略有所思,布鲁诺叫她,她转回了目光,却依然没有看他。布鲁诺说:“我们今天晚上住这个饭店。施泰凡知道我们在哪里,我把这饭店的电话号码放他床边上了。”随后他吩咐服务员给他们安排房间。餐厅内只剩下他们俩人,每张桌子上都点着蜡烛,旁边的圣诞树上无声无息地落着松针。玛丽安娜长久地看着丈夫,虽然她的表情严肃,但她的脸闪闪发光,让人感觉不到她的严肃。布鲁诺拿到钥匙,打开酒店的房门后,他平静地说:“今天晚上,我希望的一切都实现了。玛丽安娜,我现在能感受到一种魔力,我需要你,我很幸福。我身体里的一切都发出幸福的嗡嗡声。”玛丽安娜若有所思地度过了一夜,天刚亮就醒了,她对睡在旁边的丈夫说:“我想回家。”此刻的布鲁诺还在睡梦中,但听到妻子的话立刻就明白了。他们沿着回家的路慢慢走着,布鲁诺一会儿搂着妻子的腰,一会儿又像个孩子似的在硬梆梆的草地上翻跟头。 玛丽安娜停下来,摇了摇头。已经走在前面的丈夫也停下来,略带疑问地看着她,她说:“没什么,没什么!”然后又摇了摇头,她长时间看着丈夫,仿佛注视有助于她的思考。等丈夫走近后,玛丽安娜说:“我有了个奇异的念头,但是我不想说。我们回家吧,赶快,我要送施泰凡上学。”她想继续走,但丈夫拦住了她,说道:“你要是不说出来,多难受。”玛丽安娜回答:“我要是说出来了,你会难受的。”他们看着对方陷入了沉默,然后变得紧张、恐惧,最后冷静了下来。布鲁诺先开口了,让妻子把那个奇怪的念头说出来。玛丽安娜说:“你要离开我,你要留下我一个人,就是这些,走吧,布鲁诺,让我一个人吧。”布鲁诺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,过了一会儿,他抬起双臂问道:“是永远吗?”玛丽安娜回答:“我不知道。只是你会离开我,留下我一个人。” 布鲁诺沉默了一会儿,微笑着说:“我先回饭店去喝杯热咖啡。今天下午我去取我的东西。”玛丽安娜建议他头几天可以搬去他们的朋友弗兰齐斯卡那里住。布鲁诺表示自己会考虑,然后就折回了饭店,玛丽安娜一人回了家。03一个晴朗的早晨,玛丽安娜遇见了弗兰齐斯卡,她是施泰凡的老师,也是玛丽安娜关系不错的女性朋友。上课铃正好响了,弗兰齐斯卡跟她打了个招呼就走了。放学后,弗兰齐斯卡约玛丽安娜在咖啡馆见面,孩子坐在一边看漫画书,她们聊着天。 弗兰齐斯卡询问玛丽安娜,打算靠什么养活自己和儿子?玛丽安娜回答,自己可以从新开始翻译工作,她和以前的出版商还有联系,从新工作并不难。弗兰齐斯卡久久地看着她,问:“你一个人生活过吗?”玛丽安娜摇摇头。弗兰齐斯卡说:“我一个人生活过。而我藐视孤独。如果我一个人的话,我也藐视我自己。尽管我还不能相信这一切,但我还是很兴奋,玛丽安娜,而且很奇怪,我为你感到骄傲。”回家后,玛丽安娜为布鲁诺收拾好箱子,又把它拉到了客厅,以便随时可以被拿走。过了一会儿,门铃响了,是布鲁诺回来了。他像个不速之客一样四处看看,看到了地上的箱子,然后叫着妻子的名字,指着箱子冷笑着说:“你是不是把床头柜上我那张照片也拿掉了?”玛丽安娜没有回答,他们握了握手。过了一会儿,布鲁诺说:“今天早上我们俩之间的事,太奇怪了,是不是?而且当时我们都没喝醉。我现在都觉得自己有点儿可笑,你不觉得自己可笑吗?”玛丽安娜说:“是的。不,其实没有。”布鲁诺以为妻子只是一时兴起想要独自生活,也许过几天等她这股劲过去了,自己就可以回来了。于是,他一边说着“你什么也别担心……”,一边离开了家。天色渐暗,玛丽安娜坐在电视机前,没有开灯,她通过监视频道看着小区的儿童乐园,看见儿子在同一个男孩玩耍。不知不觉间,她的眼中竟闪着些许泪光。离开了丈夫的玛丽安娜即将带着儿子开启全新的生活,她将会有怎样的境遇?让我们期待第二部分。喜欢这本书请点赞哦